神马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贞观之志 > 第六十八章 救人进行时

第六十八章 救人进行时(1 / 1)

不过陈宇此时心中大定,总算是找到症结了。这哪儿是胸口嘛,应该是踹的时候脚后跟着力,将这孩子的最后一条肋骨踹裂了。加上他身上的淤青,所以疼痛难忍。

他刚松一口气,就见屋子的大门嘭地一声直接被踢到了另一边的墙上。外边的风雪直接倒灌进了屋子,雪迷了众人的眼,他们赶忙用手稍稍遮住眼睛,而此时程咬金魁梧的身躯,渐渐印入进入了众人的视线之中。

登场倒是挺霸气的,你也不怕冻死个鬼的。没见儿子还都衣衫不整的吗?陈宇撇了撇嘴。

他是不怕,可程怀亮可没有不怕的道理。虽然陈宇说了阿耶不会怪他们的,可他现在脑子哪儿还有那么清楚。当场一哆嗦就扑通一声低着头跪在了地上。

“阿耶,我没保护好弟弟。”

程咬金一把捞起这小子,想要拎着过去,但是又一看那满头渗人的伤口和缝线。又缓缓将儿子扶正了。

“没骨头吗?小宇怀弼怎么样了,你怎么不早说呢!”

陈宇见他来了,先将自己的衣服脱了包在程怀弼身上,这才回话道。

“好了,怀弼没事,他被保护的挺好的多亏了怀亮。不过胸口让人踹了一脚,有点骨裂。我一会儿弄个绷带给他固定住了就行。因为是在胸腹上,所以怀弼呼吸时会感觉到疼痛,不过不碍事的等明天再让其他医师给看看就成。”

他怀中的程怀弼看到父亲有点小怕,缩在陈宇怀中将脸埋了起来,不管陈宇怎么拨弄就是一动不动。搞得陈宇都笑了,他知道,毕竟是孩子嘛,如果来的是崔夫人恐怕这小子已经扑到人身上哭去了。

程咬金到现在悬着的心才放下,刚刚春竹叫他的时候,直接哭着就闯过去了。还说什么二少爷被打的脑袋都没个完好的地方,三少爷快不行了!这把他着急的,心都快掉出来了。

陈宇又将心中的顾虑和程咬金说了一遍,得到了他的肯定,二人都决定此事暂时先不告诉崔夫人了。省的她太过劳心。

陈宇又抱起小的牵着大的,叫上程咬金换了个屋子。没办法,原来那屋子的门已经深深的印在了,门对面的墙上。估摸着等闲暇时候抠都不好抠出来。

待所有人坐定,陈宇慢慢得为程怀弼滚着脚印其他的地方。程怀弼本人呢,经过了这惊心动魄的一下午,又是疼又是疲惫的睡着了。

程怀亮又弱弱得重新将事情,和二人细细得说了一遍。二人现在心中已经初步有了点数,现在得找李绩家小子问问才行,就是不知道那小子现在如何了。这两个都这样儿了,想来那个也好不到哪儿去。他家也是俩儿子,主事儿的人又不在。别也是闷声自己在院子里呻吟吧?

想到这里二人忙有起身,程咬金一把拦住陈宇。

“儿子,你先给怀弼治伤,那个什么绷带你先弄着。我去把那小子带过来。”

他现在比刚刚冷静了许多,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,这绝对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程咬金的心态怕是现在已经炸裂了。

陈宇缓缓将程怀弼放在榻上,为他盖好了被子,转头对程怀亮赞扬道。

“怀亮,你做的不错。关键时刻保护了弟弟,不过以后记住了,不要偷偷乱跑。如果再有人这么对你们就赶紧大叫救援,这不丢人的。以后出门要有人护送你们,你们还小保不准有什么坏人盯上你们。”

程怀亮知道自己做的不太对,也认同的点了点头。他悄悄挪了两步坐到了陈宇旁边,就这么听着陈宇的唠叨。渐渐地在陈宇的‘念经’声中也陷入了沉睡。

陈宇将他抱上了床,静静地看着这两兄弟,内心涌出一股别样的情绪。

有哥哥、姐姐真好,两世为人我居然都没有!这辈子更是连师父都‘去世’了,这和历史都不符,难道我天煞孤星?

时间一点一滴得过去了,很久之后,才见程咬金急匆匆得,抱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跑了进来。陈宇不看都知道,得了肯定又是一个咬牙坚挺的。

随着程咬金的脚步,后边还有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妇人。头上的发髻都有些凌乱,她根本顾不上看,只是着急得跟着程咬金跑了进来。

“小宇你给看看,李震这孩子好像”

陈宇赶忙小跑了过去,他要赶紧对孩子的伤情处理一下,万一死了线索可就断了。

当他跑过去的时候程咬金后半句话也跟了上来。

“好像没事?”

陈宇一个趔趄,学会开玩笑了吗?这特么还是开玩笑的时候吗?!

他凑近一看,李震正瞪着溜圆的眼睛看着他俩呢,那仿佛看傻子一样的眼神让陈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就在这时后边少妇的声音也凑热闹来了。

“程知节!你这个疯子!放下我儿,待我家懋功回来定扒了你的皮!”

陈宇脸上的黑线更重的几分。

得老头子看来这是把人孩子掳来的,看把人急的,他都不知道说个话的吗?

陈宇有点顾不上还在原地挠头的nt程咬金了,他得赶紧去和人家解释一番。

他赶忙跑到少妇面前自我介绍了一番,稳定住少妇后,这才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。少妇一开始由程咬金强掳时,想让他灰飞烟灭的表情变成了极度的惊讶。他没想到孩子偷偷跑出去一趟,就出了这么档子事儿。毕竟两家也算是交情颇深,少妇风情万种得白了他们一眼后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。

“要问就问,何必来抢人,妾府上男人不在,你们就这般胡来。”这话说的在坐的俩男人心里直痒痒,皆在心中感叹了一句,李绩颜色挺重的啊。

玩笑归玩笑,正事儿还是要做的。现在李震没事那就是最好的,他能将打人的嫌疑人都说出来。这样双方也好解决此事。

李震紧张兮兮得看着二人,手中捏着衣角,偷偷朝着他母亲走了好几步,这才开口:“我只认识其中一个人,他好像也认识我们,打架的时候他们只是,打了我几下就不管我了,都在揍程家兄弟。我帮忙了哈,可是他们都不管我。”

李震磨磨唧唧得在那儿絮叨着,这可不是程咬金想听的,他火锅大的手掌啪一声排在了桌子上,眼睛瞪着李震问道:“我问你那人是谁!你小子怎地磨磨唧唧的!赶紧说,小心踢你屁股。”

李震被吓得有一哆嗦,带着哭声得说出了那人的来历,也将整个事情以他的视角说了一遍。

原来此事中他认出的人是长平郡公张亮的干儿子之一,张慎几。要说此人的话就要稍稍讲讲他的家事了。

长平郡公张亮是个不折不扣的农民,他是唐初几乎唯一的身处高位的‘平民’。因为这个原因,几乎所有朝堂上的人都不怎么喜欢他。其实这也是太宗李世民千金买马骨的一个举措罢了,但这张亮可不是什么马骨,他就是个被粉饰一新的软蛋绿毛老乌龟。这不,老婆闲来无事找了个外卖小哥把他绿了,张亮一声都不带吭的。最关键的是,他老婆居然还给人生了孩子!此时闹得朝堂皆知,大家私下里都叫他缩头老乌龟。李二气的有几次差点直接将这孩子拉出去毙了,但都被老好人房玄龄以别人家事为由劝了下来。

而这个张慎几,就是那缩头老乌龟的养子。这小子平时就嚣张跋扈,领着一帮义兄义弟横行霸市,要不是他们那乌龟老爹运气好,脑袋早就不知道被砍了多少次了。

不过此次来人李震却只认识他一个人,其他人都不熟悉。按照他的说法是,当时他们刚刚汇合要去坊间玩耍。路上突然撞到了小乌龟等人,然后起了冲突。但是起初小乌龟已经认出了他们,并没有想过多招惹的想法。这才引来了程怀弼的回嘴,而那时旁边的几个人偷偷和小乌龟不知说了什么话,这才使小乌龟性情大变凶狠出招的。而且打人时,张慎几并没有打程家兄弟。他只是打了几下自己,就被一拥而上的其他人挤在了一边。

明眼的人此时已经回过了味道,此事怕是有蹊跷。否则借张慎几几个胆子,把他老乌龟父亲也拉上,都不敢那样往狠里惹程咬金的!

程咬金并不是当朝财权最重的人,但整个朝堂上财权的把持者那都和他过得去的。更别提身后有整个武勋集团了,一般人根本不会如此招惹他,这简直就是结私仇。

事情到了这步田地,程咬金也不多想了,直接去找那只乌龟不就得了吗?他迈步就要出门,但被旁边看着的陈宇拦了个正着。

“父亲莫慌,您现在去了,运气好的话只能知道是谁撺掇的此事。但幕后之人恐怕也是权势滔天之辈,至少不会害怕我们的报复。届时陛下定会插手,二位弟弟的这一顿就白挨了!”

最新小说: 系统让我把亚丝娜推到在地 开局救下妖妃妲己 我在柯南世界做任务 人在木叶,天黑请闭眼 港片世界的马夫 人在龙珠:开局复制时时鸟 武者时代 开局毁灭七颗龙珠 开局融合丑爷,演习抢劫珠宝店! 带着三国闯末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