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马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十代掌门 > 第四百九十二章 因果之力

第四百九十二章 因果之力(1 / 2)

“方才斗法间,我的境界出现了虚浮难控的迹象。”遣散众人,万禹亭独留陈昆,打出隔音符,将实情坦诚相告,“丹论不足始终是个短板,倘若不顾一切勠力而行,刘师周或许不是我的对手,但也不至于击杀此獠,而我的身体,随时会有崩解的风险。”

“如今这战事,不正是补足的机会么?”

陈昆默然不语片刻,转而劝慰道,在数月前的“千幻境”中,他与万禹亭暗中动手,的确补足了几条丹论,但相比真正的伪天级所需,仍有不小的缺口,这也造就了万禹亭不能久战的短板,在单打独斗时,这个短板表现的尤为明显。

“以你的修为,是无法发现那些躲在暗处的眼睛的。到了伪天级这个境界,已经算的是这方大陆的知名强者,在有同境界对手时,跨越修为击杀不是不可以,但一次不能太多,否则便犯了众怒。除非找到特别的借口。”

“比如仇杀?”一时间,陈昆只想到这个还算合适的理由,“不过与你有旧怨的,只有力宗的人,何况你们一早就和解了。”

“你可以去制造一些机会。”

“让我做饵?”陈昆苦笑,登时有所悟,“我这金丹初段,的确容易让人小觑,但这事情,也只能做一次吧?如此,还不如等几天,那几名帮手到的时候,再动手也不迟。”

“他们还需要两日。但如果刘师周心有所感,恐怕会躲起来,坚守不出,当然,我有后备的计划,最佳的目标也不是刘师周。”

“但刘师周如果提前行动,全线出击,我等又该如何是好?倘若因此再退十里,军心定会涣散。‘朽木魔偶’如今剩得一枚,虽然能助战打成平手,但想要力挫刘师周,恐怕极难。”陈昆脸上忧色重重,不由得轻叹一声。

“不必忧虑,天罗门并没有与我等死战的决心。”万禹亭手中把玩着那最后一枚‘朽木魔偶’,“东西虽然好用,但终究不是本界的东西,那名曰‘禾伯’的家伙,如非必要,还是不要再见。”

“既然并非本界,又有何忧虑?”陈昆不以为然,“至少以我的境界,我没想到他能图谋我什么,那改变运气的铜片,还是他指引我找到的。”

“因果。”万禹亭只说了两个字,手中灵力乍现,将那“朽木魔偶”包裹,与自己分割开来,光芒冲涌间,一道若隐若现的黑线,正从那木偶的眉心探出,联结到万禹亭的眉心处,只不过那牵扯看起来并不牢固。

“此力无处不在。”万禹亭又补了六个字,身形随即消散在宝座之上。

…………

乱石海东部,九龙溪源头。

“你说让我先行帮你找到那个名曰‘禾伯’的家伙?”冯既明一脚踩着天青石碑,一边不以为然的道,“这就是你说的隐秘的事?”

“并非如此。”天青石碑上泛起层层寒霜,密匝的针芒不断融合,汇成根根锐不可当的尖刺,冯既明不得不抽身坐到一旁,脸上增了几分恭敬,却听那石碑道,“只是一个突然出现的意外,原本,我以为他并不在此界,或者已经离开,但最近却感知到一丝淡淡的气息,就在西南,参照你的地图,应在那名曰‘天音寺’的宗门境内。”

“那里正有战事发生。”

冯既明想起了在霜居城看到的战报,御风宗在这场战事中不持立场,冯既明对此颇感失望,他原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,进一步扩展自己的势力,至少可以借此周游各地,增长见闻,并趁此良机洗白和交换自己在赤龙门鬼洞中的所得。

“无所谓,禾伯和我一样,受此间天地规则所限,并无伤害你的能力。”

“但你已经伤害了我。”冯既明踢掉靴子,天青石碑上渗出的寒气不经意间已经毁掉了这件一阶上品法器。这在自己前往赤龙门之前,是不可能做到的,故此,冯既明猜测,自己在那鬼洞中有所得的同时,良渚也一样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解放。

“我只是提醒你,保持该有的尊敬。距离你达到地级中段,还有些距离,你仍然需要我的帮助。”

“我突然改主意了。”冯既明嘴角上扬,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,他起身准备离开。

天青石碑因而静默了许久,上面的寒芒尽数敛藏,变得平淡无奇,如一块普通的石块般,粗糙无华。

“开玩笑的。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这么好的机会?”冯既明忽然回头张望,迈出去的脚步停在半空,“说吧,我需要做什么,又能得到什么?”

“你只需要将它深埋,让他从此不会被人侦知,事成之后,你可以得到一件元婴修士生前祭炼的本命法宝。”

“两件。法宝再强,也不能让我修为提升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冯既明将地图覆盖在天青石碑之上,那石碑表面,旋即凸起一枚尖刺,戳中了地图某处,冯既明摄起地图,但见那地点,正在天音寺宗门所在地无量城北三十里的所在。

此乃天音寺重地,似乎不太适合贸然深入的模样。冯既明登时有所觉悟,当然,更重要的是,如何才能让自己有机会前往此地,且不引起宗内诸人的怀疑。

这个时候,要是金城盟中有人在物资方面,能求助下御风宗,身为庶务长老的我,或许能有机会离开宗门,前往南方公干。加入一宗并且成为长老,最不方便事情莫过于失去自由。思及此处,他眼前浮现出一个旧日的身影。

这个时候,还是“老朋友”靠谱。

心如电转,他背后骨翼陡然穿出,低空飞掠,直奔宗内方向而去,待到飞离了三四十里后,他眉心之中凝出一抹如雨滴形状的幽光,照亮了一根若隐若现的黑线。

那黑线细且虚弱,仿若一股微风,便能将其轻易扯断,但它偏偏坚韧得很,蜷曲延伸到身后的远方。冯既明心中暗叹一声,却听体内另一个声音道:

“果然,因果比我们想象的,要来的更早一些。或许在赤龙门时,便已经种下了。不过也不用在意,只需控制修为,不超越地级中段太多,受这因果之力的影响,就不算大。”

…………

最新小说: 系统让我把亚丝娜推到在地 开局救下妖妃妲己 我在柯南世界做任务 人在木叶,天黑请闭眼 港片世界的马夫 人在龙珠:开局复制时时鸟 武者时代 开局毁灭七颗龙珠 开局融合丑爷,演习抢劫珠宝店! 带着三国闯末世